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yili9005的博客

无论四季怎样轮回变迁,我的小家永远春暖花开......

 
 
 

日志

 
 

【原创】“姑姑”家的往事  

2011-12-10 21:55:49|  分类: 随笔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姑”家的往事

 

看着眼前这个佝偻的老妇,除了身材较常人矮小瘦弱外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你只要跟在她的后头在这密林山乡走一遭,你就会诧异缘何这质朴山乡里的老少会对一个不沾亲不带故的外乡人如此亲热。乡邻们此起彼伏的招呼声声溢满耳鼓“姑姑来了,姑姑到我家吃饭……

这个姑姑是何许人?何以乡邻对她亲热有加。说来话长,这个姑姑与此邦乡邻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还一度起过冲突,是个莆仙籍的外地人。她的身世说来满凄凉的。60年代,当地还是蛮荒之地,常有老虎伤人,她便随夫来到此地了。生活的艰辛,莆仙人的吃苦耐劳促使她上山开荒种果树、种豆、种薯裹腹,下河捞沙贴补家用(她太能干了,乡里人说钱被她挣光了,曾一度阻止她下河捞沙)。

那时,还没有计划生育,孩子一个接一个的出生,日子也过得清苦异常。怀第一胎时,还在老家,男人在外工作,家中无劳力,地头家里的活计全仰仗她一人,许是太劳累了,稳婆成功接生,是个男孩欢欣的激动还未过,不知何故孩子意外夭折了。公婆的脸色极为难看。

时隔年余,第二胎产下是个女娃,老人的脸色尤其难看,每天里横挑鼻子竖挑脸的责难儿媳。生产没几天,依旧农活家务一肩挑。待孩子稍大一点,儿媳就随夫到了这荒蛮之地。女娃2岁时,媳妇又将生产,因夫的工作忙,临盆之前回了老家待产,指望两个老人善待。可谁知又蹦出个女儿。三女儿是个七个月的早产儿,比猫还小,脐带未断鲜血冉冉持续一周,大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媳妇几天未合一次眼,孤独的抱着新生的婴儿,孩子命硬活了下来。如此的坚守没有感化老人似铁的心,媳妇待遇依旧,老人的冷眼转为怒骂。多子多福的思想根深蒂固,盼孙望眼欲穿。

再次临盆怕老人再次失望没回老家。而是在肚疼时由夫用自行车驮去县医院,数十里的山路颠颠簸簸,这女孩儿心急,半路就钻出小脑袋看这陌生的世界。好在是虚惊一场,到了医院母子平安。这个心急的女娃就是我啦。我一满月,母亲就拖家带口到几公里外的河里捞沙卖钱。每每母亲说起这段心酸往事不禁唏嘘感叹:从前的日子苦啊!背上背着满月的我,肩上挑着捞沙的土箕,里面垫着麻袋油布,上头坐着老二、老三,老三这头轻些,再压上一锅清粥,几个地瓜。身后跟着6岁大的大姐。到了河边,油布地上一铺,再垫上麻袋,将我放下,身上盖条麻袋。老二老三在边上玩沙。吃喝拉撒全靠6岁的大姐照顾。我是寒冬出生的,河水刺骨,将母亲的双腿冻出了许多血口子,渗出的血丝随水漂流,可母亲没得选择呀,父亲每月的工资14元,上有老下有小的……

在这样的坚守中,老五也来到了人间,是个男孩,难产,脚先出来,没哭,医生断定窒息而死。父亲求爷爷告奶奶的央求医生护士救救可怜的孩子,无奈医生摇头。孤独的男婴被丢弃在冰冷的水泥台面上。第二天,父亲捧着婴儿去埋葬时,发现孩子鼻翼潮湿,还有微弱呼吸,疯了似的父亲跪求医生救救孩子,无奈孩子命薄……手捧婴儿的父亲孤立郊野,任北风呼啸也不觉得寒冷,这是山村寒冷的冬天呀,挂冰结霜的,父亲的心却比寒冬还冷。半月后,无奈的父亲在老人绝望的哀求中,抱回一个四个月大的男婴,就是我现在的弟弟。

妹妹是隔年降临的。临盆前父亲请假回老家照顾生病的老人。10岁的老大,看见母亲阵痛冲到隔岸的移民区,叫来年老的稳婆,烧的热水。在电报中得知又是女孩,父亲没有回来。母亲第二天便起身清洗生产的血褥子,落下了风寒。两个月后父亲回来了。而后,计划生育,父亲做了节育。母亲生产最后一个孩子时落下的风寒也一直没好过,时不时风湿骨痛的,疼的不行时停下活计捶两下,而后依旧为一家人的生计奔忙。

瘦弱的母亲性格倔强要强,别人能干的重活、脏活她一样的干。140斤谷包,背在背后颤悠悠地走在独木桥上装车,大仓库里装包,半天下来隔着厚厚的口罩还是黑脸包公。食堂煮饭。农场喂猪。加工厂、挑谷、装米、装糠……,身体就像个不知疲倦的陀螺啊!那时,父亲的月工资40元,母亲的收入足有200元。可是,我们依旧贫苦,母亲生女儿,公婆看不起,没有自主权。母亲的劳动所得全被父亲收了去,除了供养老人的,其余积攒盖房。

80年,老家的房子动工了,斥资万余,年底,气势恢弘的二层土木建筑雄霸近一亩杂地,轰动全县,引得十里八镇乡人驻足围观。此举光耀门楣,老人喜迁新居,而后的修缮却未能如愿。

老家盖大房惹人眼红,父亲遭小人诬陷停职,母亲的苦劳力(劳作的权利)也被剥夺了。140斤背在身上的谷包被硬生生地从背上扯了下来,全然不顾弱小的母亲正走在颤悠悠的独木桥上。承包的食堂与养猪场被收回了。一家十口人的生活重担全指望父亲40元的工资,赡养两个多病的老人6个年龄梯状晋极的孩子入学。瞬间从浪尖跌倒谷底的苦难将父母打个措手不及,恨不能跳河自尽了事,可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又割舍不下。

自强的母亲一锄锄挖开了荒山,栽了果树与地瓜,地闲时依旧去数公里外的河里挑沙,依靠质朴的乡邻帮助渡过生活中最黑暗的难关。就这样土里刨山里挖水里捞不分白天黑夜的忙活,母亲的吃苦耐劳不屈不挠,带领我们走出了阴暗的困顿。

是母亲的自强不息感动了山里人家,舅舅是当时的生产队长,到过我们家,被家中的囧境打动,遂生怜悯,时常带些杂粮接济我们。长期接济来往的怕人落下口食引人非议,遂将母亲认作妹子,带回家见过老祖宗,至此,山里人不再排挤母亲这个外乡人,而是把母亲当亲人,昵称“姑姑”!这一喊就喊了四十余年......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