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yili9005的博客

无论四季怎样轮回变迁,我的小家永远春暖花开......

 
 
 

日志

 
 

【原创散文随笔】故乡,老屋  

2017-03-11 12:01:14|  分类: 散文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老屋

 

时光的车轮即将驶入万家团圆的日子,年前储备年货的繁忙与采选的喧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因了一封不可不去的喜宴,因了老屋部分坍塌而收拾一番陪母亲急急赶往老家。我的老家,仙游县榜头镇后堡村井后自然村,平原的僻远边缘,背倚九鲤飞瀑所在。打开后门,途经另一个自然村庄,逐级登上三级电站的引水渠,不消二个时辰,就可以在山顶感叹造物的神奇。惊涛飞瀑如练似缎飞挂前川;玉树琼花飞珠吐玉在阻石中一路奔泻飞溅;轻缓如丝穿行崖底悠悠远去。这三种姿势是水的众多姿态中激昂与悠闲的代表。每次前往总免不了危崖临瀑的震撼和惊颤。崖顶的祈梦文化是九鲤佛事的特色,每年吸引无数游客不远千里万里而来,只为祈得一枕黄粱析得至理营生。

这个不曾生养我的老家,我却在那里蹉跎了十年光阴。老屋对于我较之其他姐妹来说更有一番深情。爷爷走后奶奶无依,而我学业无成,自动请缨,分担父母忧愁,回了老家照顾奶奶。不想两老情深未隔数月追随而去。奶奶走后独守老屋的十年光景历历在目犹如昨日般清晰心悸。台风天飞瓦如碾,呼啸呜咽从各个不密实的檐廊窗门缝隙涌入,在屋内穿堂裹挟起阵阵小飓风;暴雨天水泡墙基松软,冒雨排涝的狼狈淋漓,屋外大雨屋内小雨撑伞慢行的窘境竟然也诗意几许;自留地的菜蔬,责任地的甘蔗林留下了几多青涩的汗水。想那时在村小学代课,清苦也甜蜜。为了让孩子们早日更改白话口音,要求孩子们与我交谈必须使用普通话。在校时孩童们操着生涩蹩脚的普通话,拥着问东问西时,仿佛外地归来的我是个万事通。仿佛本地人与外地人总有不相融合的方方面面,而在我的一番解说后恍然大悟般:“原来跟我们这样差不多啦。”那时孩童的天真抵御了不少远离父母的孤寂。

这里的乡民尤为操劳,人多地少是故乡的痛,因此田地四季轮作不休。青翠的甘蔗林绵延不尽,甘甜的蔗风摇曳蔚为壮观。也令我恐惧,据说对夜晚独行的女士不利。村里的那个疯女人深受其害,这是孩子们告诉我的。所以我们总在放学后日落前结伴匆匆赶回家里。在甘蔗砍伐季节,学校的操场堆着垛着如山的甘蔗,过磅、装车发往县里的糖厂,昼夜不休。这时田里就播上一季水稻。种水稻已是枯水季节,家家户户轮着灌溉的农事便在旷野里喧闹。常常为了引水入田的水流大小、截流的时间不足而吵吵嚷嚷、争执动手不乏有之。而各家地头不眠不休等待的焦急眼神、晃荡的手电、火把与暗夜里漫天璀璨的星光交相辉映颇为壮观。为急救禾苗等水无望的乡民与轮流灌溉误了点的乡民此时就会找出“绑桶”,沿河就近找个落差点人工灌溉。“绑桶”顾名思义就是桶上绑着绳子,绳子的长度取决于与河面的落差。两人一组面对面的齐心协力使尽扯放松回,在一扯一抛中清亮的水离了河岸倒入引水的沟里。两个全劳力往往也要一整天才能让地里的禾苗喝个混沌饱。此时,心里不免就想起了明溪,我的生我养我的第二故乡,那里山清水秀水润良田,水稻总是肆无忌惮地的饱食山泉而后逐层淅漏入河。明溪的农民就比故乡的农民幸福轻松得多,人均2亩地,交公粮、留存余粮,一季稻子足矣。“地瓜烧”是故乡不能言说的痛!人均2分地的故乡人在贫瘠土地上收获的粮食不足以糊口,便在稻收后种上地瓜、花生、小麦等等杂粮谷物充实短缺的口粮。每次家访碰见清亮的地瓜稀饭、小麦面糊稀饭总是让我心堵。这方贫瘠的土地亦造就了莆仙人,地尽所用的钻营与吃苦耐劳的韧劲,当他们走出土地在外界打拼时不怕脏不怕苦的隐忍与拼搏令外人惊叹不已。而在这声声惊叹中挺起的一栋栋别墅与洋房便不足为奇了。

近乡情更怯,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十数年未回了,每每梦莹心绕的相思,此刻即入眼前的现实,是如此纠葛与忐忑。心心念叨的想见与怕见的失落在回乡的一路行程中纠缠翻涌。进村的路物不是人也非,惯常的路牌我却找不到进村的老路口,这变化真可谓天翻地覆新气象。而老屋就在新起的后秀里愈加佝偻老朽,静静地趴窝着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气若游丝般静谧。

父亲是眷恋老屋的,那里留存父亲血气方刚时对他的父母,我的爷爷奶奶的承诺:“待我长大,我一定要盖大屋,让您们二老住新房无忧养老……”为了这个承诺父亲母亲起早贪黑地操劳打拼,终圆夙愿,于1980年便让爷爷奶奶搬进了占地近一亩的两层土木结构的大屋。大屋建成引无数乡人蜂拥争睹。老黄家出孝子能人盖了大屋,着实让爷爷奶奶脸面风光了好一阵子。可是无忧养老终是力所不能及。大屋落座九鲤群山的豁口,所谓的风口。每逢台风必是一番劫掠的惊悸,风灌瓦碎屋漏。每年的台风季免不了的加急电报在深夜在凌晨送抵。两地奔忙着父亲的疲累与爷爷奶奶的担惊受怕持续了十多年。老屋亦在能力无法企及的修缮中逐渐寂寞苍老下来。

2014年底父亲遭遇车祸,捡回一条命后每况愈下,痴傻不能自理。在姐妹们的搀扶下于去年回了趟老屋。按说父亲在脑部重创后记忆与言语几近散失归零,痴傻如孩童应该不会有明显的情绪显露。可老父亲竟然在老屋前与苍老的伯父一起老泪纵横痛哭不已。姐姐说:“那日夕阳出奇的美,漫空的晚霞似乎着意镀在苍老的老屋、伯父、父亲身上。甚至有种不忍惊扰不忍睹的悲壮。”而我纠结的心头就牢牢烙下这样一幕无限悲壮的苍凉,那种裂肺撕心的痛楚至今想来泪涌悲凄。就在车祸前一天,父亲还跟母亲说:“今天帮你把瓜架搭好明天我就回老家去。”行李早就收拾好放在床头柜上有一阵子了。二姐在县里预定的车票正准备送回给您。您也扛了最后几根架顶的竹尾走回。一切都如往常按部就班井然着,可偏偏罪恶就在您临时改变的行程里降临。这些竹尾长了些,您放弃原先拐老桥的行走路线,选择不远处的新桥,可以少拐两个弯,少与行人避让交肩。就在老桥口,飞驰的三轮车如上膛的炮弹,从右向直砸左行人道,生生将父亲压在车下血泊中。而这肇事者偏是外省无业者,全权责任人。父亲医保不能用,求借无门声讨无果。那虐气的霾压得众姐妹心头阴郁的很。回想原来的日子多好,每年父亲总要往返老家十数趟。其余时光帮着母亲帮衬点地里活计。或是进城逛逛买买彩票,走走姐妹家里看个安好,吃个午饭再回,虽不善言语却也和乐融融。

短短三年的疏忽,老屋似父亲一般衰老的速度愈加明显。堂屋中屏雨水倒灌,湿了软了的墙壁塌了半扇。毛主席画像下方爷爷奶奶的镜框斜插黄泥中,在雨水的浸蚀中模糊。堂屋后的厨房屋顶坍塌,漏进满天星子。母亲擦净爷爷奶奶的画像,仿若自言自语“唉,这两老爱住大屋,住进了大屋又让他们这样的担惊受怕……”。

我的心咯噔一下,又想起独居老屋十年的心路历程,潸然泪落不止。母亲弯曲的背脊再也背负不了老屋的垂老。众姐妹也还未走出为父筹措的困顿。老屋的垂老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翻新无望,修旧毫无价值,那种痛不是亲临不可诉。只能任老屋一路颓废一路悲壮……

又逢雨季,这恼人的雨丝总是淋漓不尽。父亲头重脚轻已经丧失自主举步的功能,我与瘦弱的母亲时常撑扶不住。客厅到卧室短短三四米的距离,跌倒一团时有发生。屋里浊气难散,夫是半个儿,唠叨过后却也尽心扶持。今生得一这样的男人依靠,算来我是幸福的。

宿命的关论,老屋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凝结。老屋颓败怕是与父亲的某些运理玄机有着丝丝关联。为人子女虽有宏愿不能抵,唏嘘。祈参天护佑。愿老屋坚强。愿老父坚强。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