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yili9005的博客

无论四季怎样轮回变迁,我的小家永远春暖花开......

 
 
 

日志

 
 

【原创随笔】我的旧镇情结  

2017-10-01 23:12:50|  分类: 随笔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旧镇情结

 

心中一直有挥不去的怀旧情结。古屋古物里的沧桑,猜度流年传承古韵的律动。那日,三表姐来电,“何时有空回来走走,我买新屋了。”三表姐家原来在旧镇的老街窄巷里。恭喜之余,心里不免打鼓,旧镇老街安在否?“尤记堂前燕,呢喃不弃离。光阴随日老,肠断鸟空啼。”想着前些年造访时,古居石屋中穿插着钢筋水泥,硌眼如沙,心底便泛起丝丝忧虑,老屋安好?念想徜徉不绝……

窄街、老屋、石板路,静谧在时光的阡陌里。薄雾青烟似纱缭绕在海面,笼罩在斑驳的屋墙,似雾似幻朦胧混沌初开。朝阳似起非起,有舟轻扰幽梦,撩起微微涟漪,粼粼霞光还未在海面荡漾。而此时,咸涩的海风丝丝缕缕,鱼腥氤氲在满载的船舱。 “小舟波光滟”、“轻舟剪浪开”、“水漾横斜影”、“海天连一线,烟霞漫夕潮”、“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样的诗句不经意地蹦了出来。我愿是傍海而居的渔家,逍遥摇橹,蔽去尘嚣浮躁任光影在肌肤上安静流淌,任诗意在心间轻舞飞扬。我甚至是故意避开临近的新街、大桥的繁忙与华美,只愿将自己囚于雕廊旧痕、飘逸雾霭、灯光微漏的一团暮色中长醉。

最喜欢站在妈祖阁前的围栏前或“望夫亭”(忘了亭名。妈祖阁院中有一突兀巨石高耸,其上搭亭)中,看阳光跃出水面;看夕阳回归;看金光霞彩在海面荡漾;看网箱林立的海湾里,数艘游舟放网收网;别有一番闲淡的意趣。“烟霞映水碧迢迢,海天一色一雁遥。前帆扬波轻舟荡,边际浪潮风萧萧。潇潇风潮浪际边,荡舟清波扬帆前。遥雁一色一天海,迢迢碧水映霞烟。”近旁斑驳墙面灰瓦木回廊,石阶天井木阁楼,精美的雕梁斗拱。头顶是飞檐翘角琉璃瓦,金碧辉煌殿巍峨,缭绕的经香,有守望有回归,有太多太多的祈愿在冉冉升腾。旧镇美,旧镇的海沟美,虽不及霞浦滩涂之胜,但更有一分旧街人文的古朴凝聚。

旧镇原名牯镇,因在牛牯山下得名,土名牯镇,后去牛旁改为古镇,别称旧镇,位于漳浦县东南部沿海,六鳌、古雷二半岛之间的浮头湾凹岸。唐初为鱼、盐集市,置有水运渡口……这里曾是土产和舶来品的集散地,号称万乡云集之地,有漳浦“华尔街”之称。褪去昔日繁华的旧镇港,几艘小渔船泊停海湾,让海港备显宁静。旧镇老街给我的最初印象如时光之外的遗存。石板路被岁月磨平了棱角,多了圆润的包浆。是有若无的古老店招遗痕惨白。褪去光鲜色泽暗哑的摆件,肩挑、板车推,传统的叫卖无不透着岁月的旧痕。老剃刀的理头店、还做侧褂的成衣店、风味糕饼店、80多岁的剪纸老阿太眼不花手不抖,将一幅幅得意之作悬挂的店墙……入街不远的右手边,古戏台依偎街畔,飘扬的旗幡、幻彩的红灯笼似乎在提醒我,近日将有好事。(生活在这里的人家,逢年过节或着家有喜事的必会请上戏班热闹几天。)村里老协更是传承古乐器精髓,隔三差五的拉班齐奏十音八乐。脚步不由缓慢下来,为此散淡的慢,悠然踱步。悠悠岁月,亦真亦幻,这感觉似沉醉隔世,不愿醒来。就是这样一条街宽6米,长700米的老街却汇聚了民国初期最最辉煌的“振成、捷发、美孚、义合、宝成五大商行及其他商号,时称“五行十八号”。

说是6米的街宽,因为店前占摊,堵而显得挤。目测仿若一成人展臂就可以触碰到街道两旁的店前摊。背街的小巷更是曲折狭长,许多小巷只容许一辆摩托独穿,2人错身交肩就感觉挨着两旁的墙壁了。比肩接踵的2层红砖房、石头屋、木头房挤挤挨挨见缝插针地塞满2公里左右巴掌大的临海陆岸。用现在的眼光看,貌似杂乱无章的违规搭建,布局亦不合理。因於堵建筑阻隔,因地势低而排水不畅。如此抱团挤挨想来是为了抵御台风肆虐。他们多像手挽手挺立着抗击风雨的兄弟姐妹。更与旧镇历史上是繁华的通商口岸集散地有关。插蛏似的,站在东家的回廊,一伸手就可触抵西家的侧墙。月圆之夜,海似婴儿酣睡甜甜。邻家的飞檐上挑一明晃晃的冰轮,几乎伸手可及。我迷失了,迷失在质朴的渔村,不愿清醒的沉醉其中。这情怀时隔多年,依旧杠杠滴!

旧镇的人热情豪气。连节时轰天的爆竹炸响,踩街的队伍每个人皆戴头盔。开始时甚为不解,跟行一段路后深有感触。拥挤的人潮,窄街上热情的红色炮仗四下里飞溅,硫、硝浓烟翻滚着无处躲藏,这是从安全角度考虑。队伍的最后面,跟着海神妈祖的轿撵,在乐鼓铿锵中,人们拦轿,敬香、祈福、供奉。持续有人加入踩街的队伍,这游龙出了老街便往新城游走,一路炮仗热情群情激昂。夜深,远处的声响渐弱,老街陷入更深的静。次日晨起,满街耀红地毯缤纷铺陈,石墙缝隙、回廊里、屋瓦上、电线杆的蛛网上不甘寂寞的红纸屑在晨风中招展甜笑。

又一兜鱼鲜上岸。等待的小贩及时过磅分流,鱼鲜便被抬上各自的摩托突突远走。只余少量的鱼鲜在海沟旁的小店摆卖,或是肩挑着沿街叫卖。量不多足够新鲜,不消一个时辰货告聲收摊。阳光起时,只余苍蝇们叮吮尚未干透的咸腥水渍。

清晨5点,跟着三表姐早起,赶到海沟的小码头取预约的鱼鲜:10斤鲜虾、10斤海蛎、五斤螃蟹、2尾金昌、还有蛏啦贝啦的,装满了一板车。小巷窄,我们在街口卸货。姐夫是杀猪的,此时将片好的半扇猪肉抬上板车,沿街叫卖而去。姐夫给我们留下了一大腿鲜猪肉,来回走了2趟我们才将这些东西全部搬到二楼的平台,淘洗、去壳、破碎。这样的工序要趁新鲜操作,因此造就了表姐的风火速度。三表姐制作的贡丸、虾丸颇得真传,味美鲜香无比,声名远播。平日里姐夫卖猪肉,表姐就在家里接单制作贡丸、虾丸,送获上门。

因为我们的到来,让表姐更加繁忙。临近中午孩子下班,姐夫也回来了,满满一桌美食也热捧而出。诱惑无比的鲜美:清蒸螃蟹、椒盐海鱼、银鱼爆蛋、海蛎煎、甜腊肠、油焖虾、插蛏、卤面、烧芦笋……海蛎煎是今日主食,满满一大脸盆端上桌,青菜只是点缀。在海边鲜味现做,这样的一桌鲜美是内陆味道所无法比拟的。还有腊肠的做法也与山区不同,山区大多粗犷鲜咸。这里的甜糯小巧精致。表姐说猪肠子在当地甚为抢手,常常是25元一斤都难求,虽说你姐夫是杀猪的,素日里猪肠也都是预订光光。没办法了,年关到了总要备些腊肉腊肠的,大家就拿羊肠来替。羊肠窄小、脆弱易断,不易装填,因此,香肠的个头普遍短小。而甜味是因为闻惯了海风的腥咸求变还是向往美好甜蜜的祈望呢?我想祈望向往甜蜜多些。山区的咸味或许是储藏要求的一个因素吧。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旧镇一下子就把我拉入余光中的《乡愁》情境中,莫名的惆怅。整个国庆假期,我们宿于旧镇老街,触须周边美景。日啖鲜美、夜枕涛眠、晨观日出、夜赏银轮、踏浪六鳌嬉硅砂抚岩画、探访火山岛莲花口、叹房车部落集群、踩石板入老屋、雕梁沧桑,多少年月,多少寂寞,多少沉甸甸的历史,缓慢的生活节奏,质朴的人文情怀,一切都是那么的触手可及,亦真切亦梦幻。在旧镇,在老街,在狭窄的巷弄曲径通幽,“乡愁”无声无息地承载着,见证着。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