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yili9005的博客

无论四季怎样轮回变迁,我的小家永远春暖花开......

 
 
 

日志

 
 

【原创随笔】探秘“福建的布达拉宫”——龙安行  

2018-04-22 15:24:22|  分类: 散文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秘“福建的布达拉宫”——龙安行

 

愚人节不愚人,而是与三明的、湖北的文友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对龙安古村的仰慕许久了,却一直无合适的机缘造访,在心头落下隐隐的失落。其实,仰慕她的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是对古老民谣“小小永安县,大大龙安府,县官不来拜,抓去打屁股”的探究?是对粉墙灰瓦远离俗世静谧的向往?或只是不带目的的闲散游走?文友说了一句“爱,需要理由吗!”想想也是,喜欢游走,除了贪玩的说辞,还需要其他更加冠冕堂皇的理由吗?

出了三明市区,车往莘口,别国道,进莘口岔路,一直往山里去,路渐窄,弯渐多,腑脏渐渐不爽。照顾我的不适,半道在竹海深处停车休息,早晨甚凉的林风将绿海轻轻摇晃,或长或短粗粗壮壮的竹笋较劲在竹林的各个角落。就近的三轮车里一担担剥裸的玉肌,有几分羞涩又透着几分张扬的自豪(她可是龙安村民的经济支柱)。“这个时间上龙安,午饭肯定没有着落了,村民们都在山里挖笋了。”文友念叨着。可不是吗?近处的,远处的,林海里隐隐约约劳作的人影说明了一切。复登车,闭目养神,耳畔迷糊着文友们若有若无的闲聊,一个时辰后,突闻来了多次的文友说:马上到了,拐过这个山口就是龙安。一个激灵,便将所有的不适与浑噩挥去。贪玩如我,女儿深得遗传。记得小时候带去浙江,一路的翻江倒海蔫哒哒,到了目的地判若两人的活力,至今还是许多人的不解。

下了车,文友介绍:这就是被外人胜赞的“福建的布达拉宫”龙安古村。顺手指方向远眺村寨,呀,克隆版的布达拉宫!正前方的山腰层层叠叠的古屋建族群一山一堡,依山顺势搭建。恢弘精美画卷就这么轻易的展现眼前,不用挑战身体极限高氧不适远赴关山。或缺的想想只是那份骨髓里对信仰虔诚的膜拜。而这道拐,像个隘口,几百年来就这么守护着唐遗的皇亲贵胄。

据李氏家谱记载,龙安李氏为入闽鼻祖唐代江王李元祥后裔,李元祥是唐高祖李渊的第二十个儿子,也就是说,龙安李氏其实是唐代皇族后裔,元代由永安洋畲迁居龙安。取名龙安,既有族人对于祖宗的追思之情,更有在此安居乐业之意。前诉的民谣,就从一个侧面表述了那个时代龙安的显要地位。

龙安古村落位于三元区莘口镇的龙泉村。建于明清时期距今有近300年历史。村庄周边青山环抱,前方视野开阔与三明市区第一高峰普禅山遥遥相望。房屋建在海拔750米的半山腰上依山而建错落有致,村中布局规划呈旗阵令字风水,这并非八闽一般村野可以做到的,一直是漂浮在云间的山村历史迷局。

进村落,打开车门的瞬间,火红的灯笼花挤挤挨挨地列阵在游客集散中心热情相迎。遁入光阴的隧道了?恍惚朔古般,一股浓郁的质朴的古老乡村情怀扑怀而来。碣色的石墩长年缄默地驮着梁柱。拾级而上的青石板路,泛着油光,经历着日月的侵袭,残损破烂,凹凸不平,却仍然在顽强诉说着老去的光阴故事。剥落的粉灰、斑驳的片石墙、每一片暗哑黝黑的瓦下都藏着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石缝间的秋草、新叶、苔花它们都不落寞,积极地尽情地舒展无拘无束的野性。

不出所料,村里几近无人,午饭无着落,只能倒回莘口吃。按文友节省时间的安排,下台阶,我们先往“凝秀堂”。凝秀堂又称为骑尉第,为元堡公和增鳌公父子所建,增鳌公之孙盛行公在一次征剿土匪战斗中战死,当地官吏为表彰其功绩,封其祖房“凝秀堂”为“龙安骑尉第”,以志纪念,至今已有260多年的历史。是龙安村最具文化观赏价值二堂一祠的古建筑之一,建于清乾隆年间,为两进合院式建筑,建筑面积2000余平方米,有大小房间40余间,由前厢房、门牌楼、门厅、前堂、天井、厢房、正堂、北侧副厝及辅房、商埠和围墙组成。她依山而建,坐北朝南,高低起伏,错落有致。主体建筑保存完整,举架高大,做工考究梁、枋、门、窗等木构雕花精美,整幢建筑极具科学、历史和艺术价值。门牌楼为砖石结构,门额朱书“凝秀”两字,门厅设于右边厢,门额上有一块“骑尉第”牌匾。正厅上方挂有清嘉庆、道光年间永安、沙县官员颁给太学生李树谟的牌匾。凝秀堂门楼前紧挨着一棵百年老桂花树,纷繁依旧。在屋后的溜马道边,还有一幢与凝秀堂一路之隔的私塾,墙上有“柳汁染衣”“商山四皓”等壁画。

盘踞在另一座山坡的瑞光堂,是一座有220多年历史的儒林第,也是一座二堂一祠的古建筑。气势恢宏,建筑面积约3000平方米,据说有108间,也有说99间半的建筑群,分三个台面,四重门,方便各阶层人的进出互不惊扰,幽暗的楼梯连接着下人房与主人屋,每重都是不同花色的石木雕花表门,汇集民间工艺之大成。房屋主人李昌韩曾借其犹如堡垒的建筑形制,带领村民抗击过土匪的侵袭。

门楼上题有“瑞光”、“紫气东来”字样,寓意迎接光明、祥云缭绕、吉祥如意。正厅门上悬挂“儒林第”、“骑尉第”等牌匾,光艳如新,记录了屋主崇文尚武和取得功名的历史。“理学震龙津秋月米壶期绍宗风绵道脉;科名荣燕水蟾宫鹰塔长联华胄壮家声”,这副大厅悬挂着“风宗仁让”匾额两边的对联,道尽了当年房屋主人其理学的造诣之深,一时间让我肃然起敬。

风云起眼底,转身已沧桑。300年来,曾经的显赫如今已是饱经风霜的老人,目睹了辉煌与衰败,老屋无声。遗忘了时光,寂静了岁月,却散发着足足的历史魅力,吸引我一头扎进狭小的甬道,如穿行于一条条时光隧道,让人恍然,打开一册册封存完好的古籍,通篇皆是平静与安心。楼阁多、祠堂多、楹联匾额多,这些傲骄元素,是龙安村曾经的繁华与热闹,亦是一直恪守下去的文化底蕴。苦苦追寻“看得见山,看得见水慢节奏的诗意乡愁。”不期而遇的惊诧在黄泥墙、小青瓦、木头檐里尽情演绎。

一直喜欢木质的纹理,年岁愈长,偏爱尤甚。穿行在古屋中,看着木屋的梁上、窗上、门上精美的雕刻,花、鸟、鱼、虫栩栩如生,渔、樵、耕、读造像优美,保存得近乎完美的精美木构、木雕,惊艳于眼前。除了感叹古人的智慧与神功,心生欢喜的那个劲,可做雀跃形容。手机相册里,不由填塞着一张张、反反复复堆砌的数不胜数的精细。那种精致的美,可以点亮素日常态的庸碌与暗沉!

时间关系并未往“李氏宗祠”而去,那矗立的石旗杆甚是挂肚,想着哪日背着干粮再淘。转回头,攀山,往古建筑外围行,俯瞰她们挨挨挤挤却无杂乱之感,屋瓦鳞次栉比,家家户户都是开门见山,透亮得很。这一排排老宅,一片片桔子林,幻想着留守在家的勤劳淳朴的村民拨弄起层层梯田的潋滟与吆喝,犁耙翻起新泥与巧手禾镰安置收获。恬淡知足的龙安人,一直过着自得其乐的生活,这与世隔绝的世界,时光在这里静止了般。过狭窄而坚固突兀的陇上青石路,远观黛青里普禅雄踞,近里菜花缤纷,蜂蝶频舞,旷目舒心,渐生发出了许许多多的不舍。

“闲敲棋子落灯花”如果在夜里,在这朴朴的老屋里,怅然的灯光里,再退一万步,摇曳的烛光里,唧唧的虫鸣里,炸入肺腑的橘花香里,劈头盖脸的星海里,俗世已远,心被放空,只余日升日落的简单劳作与憩息,如此慢,听得见心跳与喘息的声音,自问有多少人会割舍累身的名利来换取?

龙安就这样淡薄名利,掩在历史的深处,你来与不来,她就在那里心波不漾荣辱不惊,缘自天晟!

20180401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